产品1

私募经理自述成长史:为委托人获益是唯一目的

发布时间:2022-09-22 06:05:56 来源:乐鱼滚球官网 作者:乐鱼滚球官网下载

  李霖君,2006年起先后任鼎石投资、鼎锋资产副总经理、总经理,2008年至今负责完成近二十个创投项目投资。他在《我的私募基金经理成长史》自述称,“我这个没有良心的基金经理,仅仅是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为委托人获益。”

  李霖君在自述《我的私募基金经理成长史》中写到,投研是私募的核心,行业研究和公司研究是重点,是配置的基石,巨大的信息量面前,只有时间看深度报告和公司自己的报告了。他并评价基金经理的标准,应该是1年时间、绝对超额收益率和最大回撤。

  他提醒道,消息类的东西应该主动规避,没有必要去触碰红线。“我从来没有发现有基金经理道听途说了个消息,就赚了大钱的。”全文如下:

  2006年夏天,股市正在大牛的时候,我们的实业项目投资失败,女友离开,身无分文,一切归零。

  记得那日从阳光明媚的浦东机场出来,车里放着汉武大帝的主题曲《最后的倾诉》,泪如泉涌。

  2007年,老张和我虽然出身贫寒,没有丰厚的资本积累,也没有明星基金经理光环,但还是带点理想主义和完美主义的想法,开始了一场关于天真、狂妄、亢奋、颓废还有悔恨的经历,也开始了由喜悦、野心、友谊、勇气与爱编织的故事。

  2009年初换办公室的时候,老张和我坐在会议室的窗台上抽烟,望着灯火辉煌的陆家嘴,无限感叹地说“我们终于从黄浦江底爬上岸来了。”

  资金的募集始终是个问题,尤其是没有光鲜的背景的情况下。从初次会谈到后继反复交流,到拿到真金白银发起基金漫长的让人经常想放弃。

  08年的时候,和老张、老高一起炮制第一份几百页尽职调查报告,光附件、纪要就做了厚厚的一个书架,充分发挥了我们投行从业时处理复杂庞大文件的能力。

  好的基金经理和研究员是私募能否成功的决定性因素,没有之一。好的投研应当经历过反复牛熊的洗礼,才可以形成。

  这几年,经历过每天踏着舞步上班的日子,也品尝过亏得毛骨悚然的恶果。涨的时候,数着一天赚了多少辆保时捷,跌的时候也惶惶恐恐彻夜难眠。

  选对了股票,大有舍我其谁的豪迈,觉得自己站在的世界之巅;选错了股票,也有英雄气短的萎靡,觉得愧之无地,怎么就那么不幸的站在了48元之巅。

  办公室里一直挂着四个大字“心存畏惧”。老婆到办公室看到说,真好,是怕老婆的意思吗?

  07、08年的时候,常穿着西装,夹着笔记本流窜在各大券商的会议上。因为不是机构客户,没有邀请,蹭会是主题。一般会上的宏观和策略要么文青味十足,要么晦涩难懂;行业和公司要么千人一面,笼统无味,要么素昧平生,朦胧懵懂。

  上海是上市公司发行路演的必留之地,尤其在09年创业板发行开始后,上市公司路演的频率极高。因为没有竞价资格,参加个路演不容易,为了混进会场听一次路演,要搞不少小动作。

  现在我们可以给任何一家研究机构分析师打电话,我们的问题有把握得到耐心的解答。他们也心甘情愿的花很长时间,来讨论他们对具体某个产业和公司的分析和理解。

  新财富的分析师们也常来公司路演,行业和公司的电话会议更是应接不暇,券商机构销售部的sales们也常常关怀我们,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成为“主流”机构之一,站在了分析、信息的前沿。

  以前总爱用崇拜的目光深情的望着公募的基金经理们,听他们大谈宏观策略,大类资产轮动,组合配置的调整。对他们的言行奉如至宝,羡慕他们调研还有车接车送,还能与董事长单独交流。

  慢慢的发现他们对行业和公司的理解并不是那么深入,稍微问细一点就答非所问,不知所云了,有些逻辑和观点其实也不那么严谨。

  据说巨型投资公司高手都是政治斗争的大师,而不是最优秀的分析师和基金经理。

  其实做私募基金经理的人,都是沉迷于股票投资的自以为是金融天才的年轻人,这些人个性坚强、自我驱动、可以不理会传统智慧的约束,投资不受任何制度性约束,可以自由的探索任何认为有价值的、能够带来最大利润的投资。

  大家都在用各种数学、经济、金融工具来实现在股市上盈利,都关心事情的真相,包括经济、社会、政治、行业、企业,直至市场心理学和行为金融学。

  他们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投资上,得到的奖励是令人艳羡而迅速的,受到的惩罚也是无情冷酷而决绝的。

  08年最惨的时候30万股摁在跌停上也要一整天才能卖光,第二天还得继续卖,真是心如刀绞。那些日子夜不能寐,彷徨在小区里满脑子都是股票的影子,哪里还有看花开花落的闲情逸致。

  以前还不相信能早起的人,现在无论多么晚睡觉,每天6、7点钟自动醒来。只要电话铃一响,立刻神经质一样从床上跳起来。这些都是那时候养成的神经质习惯。

  基金经理管理一支产品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前途完全靠这一个产品,这种地位是多么的脆弱,一旦业绩不好,可能就不得不黯然退场,无法挽救。

  经历两轮牛熊的压力测试,发现一个猛票并重仓赚到了大钱,中了一个大地雷并重仓亏损,见识了许多戏剧性的场景,迅速而无情的胜利与失败交替变换,基金经理就成熟了。

  这几年从宏观到策略,从行业到个股,从组合到风控,从财务到运营,身份和工作全转换过,全覆盖过。

  每天从早到晚都在研读讨论,前1个小时还在探讨未来5年的投资方向是“一化两调”(城镇化、产业结构调整和居民收入结构调整),下面一个主题立马就变成养海参的透水坝成本几何。

  每年3、5个笔记本总要用光。这样日复一日,听上去令人伤感却让我们乐此不疲。真的应验了那句话,投资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投资。

  我在威基基海滩誓言旦旦的决定不能让投资占据所有时间,把节奏慢下来,结果红舞鞋还是继续穿着,永无宁日。我承诺的自省和更好的生活很快就淹没在永无止尽的对投资收益的令人发狂的追求中。

  在私募这个行业,也没有什么虚伪的规则,着装、年龄、公司大小都不讲究,唯一重要的就是,你必须获得与风险相匹配的绝对超额收益,业绩、业绩、还是业绩。

  没有人关心你的长相、年龄、阅历,关心的就是你的投资价值和能不能持续的在市场上赚到钱。只要你有能力,你可以不依靠任何人成功。

  都说股市充满内幕和欺诈,其实哪里还有这么一个好的行业,能够给年轻人这么一个相对最公平、最公开、最市场化、上不封顶的、最不需要别人给机会的机会?!

  答案是1年时间、绝对超额收益率和最大回撤。这个问题看似平淡但非常关键,如果考评期是5年,甚至10年,等你做出业绩来,客户早跑光了,客户不会给你这个时间;考评期也不会短,今天的涨幅和明天的跌幅都是幻觉,其实谁又记得去年今天是涨了2%还是跌了2%呢。

  短视是私募基金资产流动性的本质特征,而这种短视的结果是我们无法做出长期的投资安排,国内外都是如此。

  管理小资金和大资金的区别很大,管理公开产品和非公开产品的区别也很大,因为是管理别人的钱,所以要了解钱的准确诉求,在能力圈范围内进行投资的时间、配置、回撤的调整。

  客户都是“骗子”。见过说自己是高风险承受者,亏光都无所谓的人,也见过最好能保证本金的,不赚钱都行的人,但其实诉求都是一样的,那就是绝对收益,绝对超额收益,亏了就是不行,赚少了也不行。

  既不能远离市场对市场的变化置若罔闻,整日游山玩水是不行的,也不能每天心情随着红红绿绿上上下下,沉迷于看盘面也不会有很好的收益。

  我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带来的自由,觉得自己十分幸运,做的是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管理私募基金的最大乐趣是每天都会遇到完全不同的挑战,每周7天,每天24小时连轴转并不奇怪,时间是最宝贵的。

  “这个男人面露坚定和疲惫的表情,脸上的皱纹里仿佛写着迷人的故事和深刻的切格瓦拉式传奇,仿佛一生都在被传递坏消息。他微微有些驼背,也许是全世界的重担都压在他的肩头。他只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罢了。深邃的目光里常有温柔与孤独,举止冷静而优雅,他不是一个狂热的人,只要从镜子里看一眼就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走下坡路,身上还留下了不健康饮食习惯和缺乏锻炼的印记。胖子,回到操场上去吧。“

  从09年开始就设想,把办公室的氛围弄成像是在图书馆或研究所,苦于没有精力,于是就四处堆了些书架。

  对公司的前景和行为进行分析,试图穿透他们的思想,看穿他们的意图是分析调研的重要目的。这往往需要自身素质的不断提高和长期经验。

  投资和研究的经验积累很重要,国外很多基金经理和分析师都是一把年纪,不无道理。我记得第一次调研是到湖北,见到董秘就蒙了,感觉说话都有点哆嗦,毫无思路。后来调研多了,一年跑几十家上市公司,就变成万金油了,谈笑间就把调研做完了,还交了很多朋友。

  研究创造价值。这句话的体会越来越深,尤其是成长股的研究要求更高、价值更大。行业研究和公司研究是重点,是配置的基石。没有深入研究理解的,也不敢重手,就是重手了,一涨一跌就吓跑了也拿不住。

  我从来没有发现有基金经理道听途说了个消息,就赚了大钱的。相反消息类的东西应该主动规避,没有必要去触碰红线。如果研究端输入的是狗屎,投资端输出结果也是必定狗屎,如果大资金、多产品出现这种情况,那就像把大便扔到电风扇上了。

  09年末得到第一个荣誉,是一个券商给我们发的一个非常不知名的奖。现在包括最知名的金牛奖基金经理和金牛基金管理公司在内的荣誉,多的连一个书架都放不下。但是我们为此也付出了很多。

  老张和我都假设过,如果当初让我们选择阳光化和非阳光化,我们还是觉得有40%的后悔走阳光私募的道路,因为阳光化不得不做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失去了很多自由和生活,客户沟通、路演发行、交流和采访,日常管理事务也越来越多,我又穿上了多年不穿的西装,自己的钱、公司的钱都不能再做股票收益也少了很多。坏处很多,好处也不少,但至少现在还不值。

  作为私募基金公司的经营者,还要经常从桌子上抬头看看我们已经走到哪里,总是忧心忡忡的,担心下一个问题的出现,“一脸的苦大仇深”。不光担心股票收益像坐过山车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狂喜中陷入死亡,还担心人财物产供销的管理与运营问题。

  我也经常因此而失去了对未来愿景的向往,经常纠结于琐事,电话一响就有点神经紧张,自从有了手机就没有关过。

  敢于做出生活中大胆变化决定的人往往比满足于现状的人更快乐,我希望团队永远都是创新的,孜孜进取的。

  比如,一个类固定收益套利策略,就是要否决一家公司的项目议案,想想那已经白发的董秘奔波劳累,投行也打电话过来希望投赞成票被无情的拒绝,而这对我们来讲仅仅是收益的问题,对他们却是多么的至关重要。我这个没有良心的基金经理,却准备从他的项目失败中获利,但我仅仅是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为委托人获益。

  对股票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添加作者微信号【gh002102】联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