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祸起8年前旧案招商证券遭立案或致近30单项目遭中止“连坐”

发布时间:2022-09-26 11:53:00 来源:乐鱼滚球官网 作者:乐鱼滚球官网下载

  根据规定,此次调查或将造成招商证券所保荐的多个项目被迫按下“暂停键”。据信风(ID:TradeWind01)统计,截至8月13日,招商证券的IPO项目数(包括问询、预披露、中止,下同)高达28单。

  祸不单行的是,招商证券4天前才刚刚由于投行项目未充分进行尽职调查,收到深圳证监局的警示函。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注册制改革的不断深化,监管层也将对中介机构进行从严审查与监管。

  2014年,ST中安通过向深圳市中恒汇志投资有限公司发行3.96亿股股份购买其所持有的中安消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安消技术”)100%股权,并发行21亿股募集10亿元配套资金。

  彼时,中安消技术将难以继续履行的项目计入盈利预测的报告中,导致评估值虚增26.91亿元,增值率高达1597.19%;与此同时,中安消技术还将不符合收入确认条件的项目予以确认以及部分项目未按照公允价值计价,导致2013年的营业收入虚增0.55亿元。

  2019年证监会对ST中安造假事件下发处罚决定后,其也启动了对投资者的赔偿工作,彼时担任财务顾问的招商证券也需在25%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曾有分析人士认为,招商证券此次遭立案调查或预示着这件8年前旧案的存量风险即将彻底出清。

  据《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29条、第30条的规定,发行人的保荐人以及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证券服务机构因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购重组业务等行为涉嫌违法违规的,正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需要中止相应发行上市审核程序或者发行注册程序。

  一位深圳的投行人士对信风(ID:TradeWind01)表示:“一般来说会中止,但是像招商证券这种大券商的话,如果问题不多,一般就是出具复核报告就可以了,项目组加班加点完成一般不会拖太久。”

  “立案调查这件事还是有很强的冲击力,例如招商证券投行部现在准备签订合同的项目可能会受到牵连,企业可能会觉得这件事风险很大,进而选择换保荐机构;在手项目换保荐机构的可能性比较小,毕竟换中介机构对其推进审核程序会带来更高的时间成本。”一位北京的投行人士表示。

  一方面,招商证券4天前刚由于投行业务未勤勉尽责而遭到监管层的发函警示;另一方面,今年8月以来,招商证券的IPO项目已经连撤2单。

  其中部分项目的撤回原因,指向了现场检查的压力,例如其创业板项目四川英创力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撤回与抽中现场检查时间相近。

  “失手”的还有IPO项目排名——据wind数据显示,以发行日作为统计口径,招商证券年内IPO承销规模为96.79亿元,位次与上年度相同;然而同期其仅斩获5单IPO项目,不足2021年的20%,排名也掉落至第10名,较去年下降了2个位次。

  据信风(ID:TradeWind01)统计,今年3月至8月,招商证券已先后收到5张罚单。

  在今年3月14日、5月16日,招商证券的交易系统先后两次发生宕机,给数十万客户造成影响。

  这两次宕机的警示函发文主体更是从深圳证监局、上交所、深交所逐渐升级至证监会。

  2022年一季度,招商证券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6.96亿元、14.90亿元,分别同比下滑38.01%、42.99%;二者分别位列第12名、第10名,同比下降了3个位次、5个位次。

  据信风(ID:TradeWind01)统计,自2021年5月至今年7月,招商证券先后共有8位高管离职,几乎涵盖了各条业务线,包括原分管投行业务的副总裁谢继军、总裁熊剑涛、原分管资管副总裁邓晓力,原分管经纪业务的副总裁吴光焰、原分管投行业务的副总裁张庆等。

  其中,张庆的任职时间颇为短暂,其于2021年3月进入招商证券,履职时间仅一年有余后,便在今年5月14日递交了辞呈。

  “人事、违规、投行、交易等多项业务出问题,这可能不是偶然的,因为对证券经营机构来说管理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个地方出问题,其他的业务也可能会受到影响。”华南一名券商人士如此指出。